您的位置:主页 > 博文 > 正文

融资配资平台排名

内容导读: 6月12日,在河南省栾川县人民法院,将开庭审理常某当街殴打20年前班主任一案。 看到最新消息,原来从去年12月20日,常某在杭州主动投案自首,因涉嫌寻衅滋事被捕后,就一直被羁押在看守所,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取保候审,都被拒绝。 什么时候,看守...

6月12日,在河南省栾川县人民法院,将开庭审理常某当街殴打20年前班主任一案。

看到最新消息,原来从去年12月20日,常某在杭州主动投案自首,因涉嫌寻衅滋事被捕后,就一直被羁押在看守所,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取保候审,都被拒绝。

什么时候,看守所能对那些打学生的老师有这么深的痴情,我敢说,中国未成年人保护事业将更上一个台阶。

常某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犯罪,似乎已经不太重要。从中国逻辑看,既然他被关了这么久,那么罪名八成是要成立的,否则这么大的案子如何收场?

但我必须要说,被打老师张某是否像常某以及常某的不少同学所述,在20年前也曾辱骂殴打过张某及同学,法庭也应该全面核实,这不仅关乎常某的罪责。

是的 ,法律应该确保公平和公正,但事实上法律只能保护部分人的公平公正。就像常某家属和不少网友所说的,如果常某当街殴打20年前班主任是违法犯罪,那么该班主任如果在20年前殴打过张某,就不是违法犯罪吗?何必厚此而薄彼呢。

被打的老师张某究竟有无在20年前打过学生常某等人,他自己最清楚了。现在 常某被关在看守所里等待审判,张某午夜梦回,扪心自问,不知还能不能检视出“良心”二字?

他原本有机会挽回一些尊严。以年迈之身,被多年前的学生当街殴打报复,师道尊严沦丧,无疑是师生一体的悲剧。事发后,张某本应该站出来说出真相,如果被常某无故寻衅,大张旗鼓维权便是。如果常某殴打他事出有因,那么一打泯恩仇,回以谅解和忏悔,我想常某和同学们,以及无数网民都会敬他是条汉子。

结果他呢,一直沉默着,现在案子都快开庭了,还是不表态 ,让家属和辩护律师去“找法院”。这样的老师,于公于私,可谓愚极。

按照常某之前所说,20年前,他被老师张某逼着蹲在讲台下,踹头十几下,我不知道 栾川警方就此有无调查核实?

在20年前,以及20年来,栾川县应该都是有警察的,他们有没有布控抓获过殴打虐待学生的教师?

我们在法律框架之外,以更高的维度审视此事。那就是:既然老师可以打学生被视作平常,那么学生就不能打老师就不能被定罪。

在基层农村,尤其还在20年前,乡村教师体罚羞辱学生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以我为例:

在小学二年级,我被女数学老师打了一顿,她还用红色毛病在我脸上花了一个大大的×,罚我在讲台前跪了一节课;

初中二年级,班主任当着五六十个同学骂我,“别人有问题,衣冠还是整洁的,你看你,脸都洗不干净……”——确实他没说错,在零下几度的气温里,大家都记在一个水龙头前,胡乱扒拉几下脸,不干净的并非我一个;

一直到了高一上学期,一天晚自习,班主任突然从门外冲进来翻我课桌,他怀疑我在看小说,但他扯过去才 发现,我看的是人教版语文高中第一册附录的繁体字表,但这位个头不足160厘米的锉男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还是扯了我几下耳朵,“你看这有什么用,你给我说!”

这个侏儒般的男人,我可以一拳打倒他。但临近成年的我明白,一旦我反抗,从学校到我父母,都不会支持我。

……

非亲历者,难以想象一个成年教师对学生的羞辱能到什么地步。小学四年级,数学老师骂一个作业本破旧的学生,“你家这么俭省,煮面条估计都不放盐,你妈甩鼻涕下锅当盐使的吧。”

十来年后,我偶遇这位同学,提及这件事,这个粗壮的汉子眼眶泛红,“旭阳,你都没注意到,我四年级没读完就下学了?”

其他亲历和目睹的不愉快的校园经历,就不说了。当我看到常某在论坛里的发言后,就告诉一位网站编辑,“我认为他说的属实”。与他不同的是,我挨揍受辱没他那么酷烈,我也没有打算找当年的老师复仇。

但我是永远不会原谅他们的。无论他们多么缺乏教育和修养,内心有多少焦虑和暴戾需要发泄, 去欺辱没有反抗能力的未成年学生,无疑都是懦弱无耻透顶。

我倒愿意原谅患有精神病的教师,但这样的教师生起气来,应该连校长都敢打——我一个都没遇到过。

爱打学生的教师,转过脸去,照样是八面玲珑的职场人。他们不敢打乡长的儿子,也不敢打派出所长的女儿,被他们盯上的,都是些家里没钱也没权的可怜虫。

就像办公室性骚扰,教室里的肢体暴力,也是社会权力的扭曲。教师们打穷学生,身后却站着一整套压迫性的体制和社会,所以他们除非打死打残小孩,基本不用付任何代价,就越打越嗨。

儒家伦理的下流和不靠谱主要体现在,它尊奉“天地君亲师”,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纲常来规整人们的行为,却对于“望之不似人师(父、夫)”者,缺少必要的制衡。弱者要在如此变态的关系网中求生,少挨打少受气,只能仰仗差序格局下强者的睿智和慈悲。

所以,很多中国父母也是不合格的。对一些中国孩子来说,父母皆祸害。也引得人哀叹,为什么做父母就不需要考试呢?

做教师是需要考试拿证的,又如何?我不否认,从长线来看,中国教师的职业化程度和道德水准一直在提高,但常某和我,以及无数中国学生的遭遇,岂是道德君子们鼓噪几篇正能量时评,刮一阵大风就能吹走的?

还有一些教师,不知道是吃错了药,还是吃撑了肚子,跳出来争辩说,“大部分教师对孩子都很好”,显然这些教师认为自己属于“好老师”。然而,常某打的是“坏老师”,与你们何干?那些“坏老师”打人的时候,你们“好老师”们又在哪里?

轻言宽恕,谁都会,尤其那些没挨过耳光,有点欠揍的人。宽恕首先是被伤害者一种选择,一旦成为道德胁迫,就必将造成二次伤害。

鲁迅先生早已目睹了这一切,在遗嘱中他说,“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文章已于2019-06-10修改

编辑: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