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说说 > 正文

场外配资利率

内容导读: 大门被打开,61岁的庞青年在他租用的厂区里直面来自全国的媒体记者。30多摄氏度高温下,他仍坚持西装革履,说话时眼神坚定,展现出一副袒露心扉的神态。 他身处的地方,曾是河南省南阳市的老牌知名企业南阳二机石油装备(集团)有限公司的厂区。这家...

图片
 
大门被打开,61岁的庞青年在他租用的厂区里直面来自全国的媒体记者。30多摄氏度高温下,他仍坚持西装革履,说话时眼神坚定,展现出一副袒露心扉的神态。
他身处的地方,曾是河南省南阳市的老牌知名企业南阳二机石油装备(集团)有限公司的厂区。这家工厂几年前效益下滑,有了空余的厂房,在当地招商引资大潮中前来的庞青年便租用了其中的一些厂房,作为他实践“水氢汽车”梦想的大本营。
“水氢汽车”将庞青年和南阳拉到了聚光灯下,质疑声扑面而来。舆论能量波之下,一边是庞青年的种种过往被掀开,批评的声音将其近年的所作所为直接称为“庞氏骗局”,赞誉者则将其视为坚持梦想的英雄;另一边,有冷静的观察者提出疑问:是谁成就了“庞青年”?南阳这样的欠发达地区,在市场经济中恰如血气方刚但也不免冲动的青年,他们渴望发展,对“大项目”充满膜拜,却常常对“陷阱”还是“馅饼”失去判断。
造车梦
当庞青年还是一个青年时,他的梦想便已经开花结果。
21岁,他便创办了一家胶带厂,彼时,正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元年”。
1986年,28岁的庞青年创办橡胶厂。同年,著名的永久自行车集团成立,庞青年的橡胶厂成为了这家新集团的轮胎供应商,并由此在自行车行业内推而广之。
1993年,庞青年的橡胶厂变更为浙江杭通集团,经营范围开始涉及摩托车、汽车轮胎的生产、销售,算是开始与汽车行业有了一点交集。这一年,他的同乡李书福开始生产摩托车。
以上经历,常见于各种与庞青年个人有关的新闻报道中。
1995年,通过卖轮胎与汽车行业有了交集的庞青年正式跨入这个行业,与北京北方车辆制造厂、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合作成立北方福来汽车公司。同年,李书福创立吉利汽车。
此后三年,北方福来汽车公司经营惨淡,走到破产边缘。1999年,这家公司改制,庞青年成为了控股股东——他把赌注全部押到这家濒临破产的企业,却也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
“你可以说他有战略眼光,也可以说他好赌——他好像两方面都有。”一位曾经与庞青年打过多年交道的汽车经销商评价说。
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随之成立,这是庞青年第一次将自己的名字与一家企业、一个行业放在一起。此后多年,他反复强调自己始终有着强烈的造车梦。
他引进德国NEOPLAN客车制造技术,专业生产青年·尼奥普兰系列豪华客车,这个车系一度占据国内豪华客车70%的市场份额,其中,国内200万以上价位的客车市场被其独占。借着豪华客车成功的东风,他又与德国MAN合作,进入了重卡领域。
2004年,庞青年又一次将眼光锁定到一家困难重重的企业——贵航云雀汽车公司——庞氏的青年汽车(以下“青年汽车”为庞青年家族所控企业统称)以1亿元将其收购。
从当时披露的信息来看,成立近十年的云雀汽车,总共仅生产了一万多辆汽车,这样的企业对贵航这样的大国企来说不足挂齿,但庞青年看到了其中的核心价值——云雀汽车拥有官方认定的轿车造车资质,这是众多像青年汽车这样的民企可望而不可即的身份证。
青年汽车通过收购“云雀”的交易获得了一张轿车生产“牌照”,由此进入乘用车制造领域。业内对此的看法是,在汽车生产采取“目录”制的环境下,以1亿元获得一个造车资质,代价并不算高。
至此,青年汽车实现了在汽车全领域(客车、卡车、乘用车)“通吃”,庞青年被称为国内汽车行业唯一也是第一个横跨三大领域的人。
2007年年底,庞青年正式将“云雀汽车”更名为“青年莲花”。
青年汽车的官方网站资料显示,该集团下设商用车集团、乘用车集团和汽车部件集团三大子集团,是一家生产、销售NEOPLAN客车、MAN重型卡车、莲花轿车及汽车零部件的综合性汽车工业集团。
“圈地”与烂尾
庞青年的造车梦想看起来顺风顺水,于是他便开始设想他庞大的汽车王国蓝图。
2009年左右,庞青年突然公开向外界抛出了一个高达444亿元的总投资计划,宣称要在全国建立十大生产基地,以使青年汽车的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这是一个令行业内外都瞠目的宏大计划。
多数人从事后的结果反推,都认为是前期发展过于顺利让庞青年犯了“大跃进”的错误,才提出了这样一个计划。
与庞青年打交道多年的汽车经销商则有自己的猜想:“可能(青年汽车)内部出现了一些困难,他(庞青年)想通过一些‘非常手段’来遮盖这些困难,并使他的汽车王国梦想不受影响。”他提醒,青年汽车的盈利核心还是豪华客车,但动车、高铁的出现使之受到冲击,而庞青年又有心在乘用车领域进行扩张,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撑。
在这个计划公开前,庞青年将瑞典的萨博汽车定为他的又一个收购对象。当时的媒体报道显示,尽管最终未能如愿收购萨博汽车,但青年汽车为此花费了1.1亿欧元。
“资金压力可能让他(庞青年)有点急,同时,有些项目可能最初也想好好做,但最终有心无力。”经销商猜想。
2011年8月,鄂尔多斯市有关方面与青年汽车签订投资协议,青年汽车承诺在当地投资290亿元,实现年销售1600多亿元,利税530多亿元。其中,承诺在当地投资瑞典萨博汽车AB项目,并计划年销售1126亿元,实现利税332亿元。当地则给该项目配置相应的煤炭资源或开采矿权。
但就在收购尚未成功、生产线也没有投产、政府承诺的煤炭指标还没有兑现的情况下,青年汽车就将煤炭指标转卖给一家能源企业,并收取了2亿元定金。最终青年汽车收购萨博汽车失败,鄂尔多斯政府决定不再给其煤炭指标。准备接手煤炭指标的企业向吉林白山警方报案,称遭诈骗。警方对庞青年立案侦查。
自始至终,青年汽车并未在鄂尔多斯进行实质性投资投产。但类似鄂尔多斯的有始无终的烂尾项目,并非孤例。
2010年,青年汽车承诺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项目,石嘴山政府对该项目配套煤矿。据《中国经营报》报道,配套给青年汽车的煤矿被转卖,变现金额高达10亿元。2014年,该项目因拖欠员工工资被彻底叫停。
2010年,曾被称为连云港市有史以来引进的最大汽车产业项目、总投资27亿元、年产5万辆轻型汽车的连云港青年汽车项目烂尾,当地政府随后收回了该项目的土地。
2013年,庞青年向媒体确认六盘水和海宁项目已停止,称青年汽车将集集团优势和优质资源力量建设好浙江杭州、金华、山东三大基地。但事实上,三大基地中的两个已经烂尾。
浙江杭州项目2008年开始投资建设,是青年莲花汽车的生产基地和注册地。2017年,青年莲花破产清算。同时,杭州江东工业园区方面向青年莲花汽车追偿2008年至2016年3月的债务本息合计8.79亿元,杭州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也向青年莲花汽车追偿约1200万元的借款。
在山东济南,因未兑现投资、投产承诺,当地政府对青年汽车提起诉讼,要求拿回5.3亿元投资款;山东泰安市高新区管委会则在2015年收回了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400亩工业用地,并计划将该公司打包出售。
贵州省六盘水市工商联曾在“两会”提案中点名批评了青年汽车——“由于对招商企业没有建立相应的违约惩罚措施和退出机制,少数投资者缺乏诚信,只是利用园区优惠政策大搞‘圈地运动’或‘圈资源运动’。如引进的青年汽车生产项目等留下的后遗症,很值得总结和反思。”
外界纷纷对庞青年在各地投资的真实意图表示怀疑。但他直接回应,“傻瓜才会圈煤圈地。我们闷着头干技术的人,不屑干这事。”
直面争议
“闷头干技术”的庞青年再次被拉回到聚光灯下,正是因为他所热衷的“技术”。
5月23日,中共南阳市委机关报《南阳日报》在其头版刊发消息称,一款“水氢发动机”在当地下线,采用该发动机的车辆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需加水就可行驶,即可通过催化剂进行化学反应产生氢气,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消息一出,舆论哗然,质疑声四起。
事件的主角是庞青年所控制的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洛特斯公司”)。青年汽车方面把舆论风口中的这种技术称为“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实现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
按照青年汽车的说法,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无水质要求,自来水、河水、海水均可使用),用户无氢气成本,减少了氢气的存储与运输。
但这些说法被业内专业人士称为“不太高明的商业宣传噱头。”因为从科学原理来讲,通过水和多种金属氢化物反应是可以获得氢气的。加水的目的,并不是把水变成氢,而是通过加水进行化学反应,把金属氢化物中的氢提取出来。也就是说,所有的这些反应,都必须要有水的参与。如果它把这种真实的过程注明出来,那没有错,只不过,这是一种拙劣的商业宣传手法,有忽悠政府和资本的嫌疑。这样的技术“完全不具备商业可行性,经济性、实用性和环保性都不具备”。
国内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权威专家则表示,所谓的水氢发动机,实际上是在特定的装置中,放入铝粉和水,通过两者的反应获得大量的氢气来驱动汽车。这专家表示,从全周期能耗角度来看,目前铝的制取方式是电解铝,生产一公斤铝的电耗在13kWh左右,而在100%转化率下,生产一公斤氢气需要九公斤铝,因此生产一公斤氢气需要约117度电,而现在电解水制氢一公斤耗电在50度电左右,铝粉制氢存在能耗过高的问题;从经济性来看,市场上铝的价格已经超过10元每公斤,按照9公斤铝制取一公斤氢气计算,则生产一公斤氢气的材料成本在63~90元,尚未考虑将块状铝制成铝粉的费用和能耗。“综上,从大方向来讲,这种制氢路线并不符合节能和环保的要求,”成本问题也注定其无法商业化。
巨大的舆论压力之下,庞青年不得不亲自直面媒体。5月25日上午,他现身洛特斯公司。
庞青年介绍说,“水氢货车”系统的工艺,应该叫做“车载水解制氢技术”,需要用到铝粉、水,还有一种被他称为最为神秘的催化剂。这是他第一次透露所谓“水变氢”技术的核心内容,但他始终不肯透露口中神秘的“催化剂”为何物,只说是一种纳米材料。
按照他的说法,早在2003年,青年汽车就开始进入氢能源技术领域,也与湖北工业大学等科研院校展开了技术合作,这几年,因为资金问题,青年汽车确实遇到了难题,但并没有放弃这项技术的研究。
早在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车就宣布: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在青年汽车诞生。
2018年11月初,庞青年曾在“国际氢能与燃料电池汽车大会”上透露了他的又一个宏大计划:青年汽车欲建成五位一体(即氢发动机、氢能整车产品、制氢技术、运营模式、制氢加氢)的氢能产业链。
随后的12月,青年汽车与南阳高新区签署协议,拟在南阳高新区建设氢能源汽车产业园,计划生产氢能源乘用车、商用车以及氢燃料发动机,建成后可实现产值300亿元,项目首期投资81.63亿元,用地1000亩。洛特斯是这个项目的运营主体,由金华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南阳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按照51:49占股合资成立,双方认缴资金为2亿元。按照持股比例,南阳市政府方面前期出资为40亿元。
庞青年说“水氢”研究“没用政府一分钱,用的都是自己的钱”。这也一定程度上给本就资金链紧张的青年汽车造成了经营困难。
当地政府相关负责人面对媒体采访时则说,所谓“水氢”技术只能是氢能源应用的一个补充,而氢能源现在也只是其他能源的一个补充,不管是市场空间,还是目前技术的可靠性,离商用的差距巨大。
“目前还没投入市场,更不能上牌,只能在自己厂区试试。”在现场,庞青年承认。
谁成就了“庞青年”
在30摄氏度高温的中午,庞青年在进行技术解释、承认自己负债近40亿元、被限制消费等敏感问题时,没有太多的激动。他平静的背后,是青年汽车集团14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庞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8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限制消费。
中国裁判文书网及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从2015年至今,青年汽车的7家公司涉及的总诉讼数量超过千起,被判赔偿支付的总金额超过百亿元。主要涉及的案件类型有两类,一类是银行等金融机构起诉这7家公司归还贷款或承兑汇票贴现,另一类是供货商或销售商起诉这7家公司索要各类欠款,其中,一笔10万元的油漆款被拖欠长达7年未还。
以上种种,也成了外界逼问南阳市的问题之一:对这样满是失信记录个人和企业,当地政府在招商引资时难道没有考察?
南阳市高新区投资公司负责人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承认,在合资之前,南阳方面已经调查到,青年汽车集团共负债50多亿元。但随后他们以一种掩耳盗铃的方式化解了这个问题,“我们觉得明明有风险还要去做肯定是不对的,然后就要求庞总那边提供一个没有负面清单、没有负面影响的公司”。青年汽车方面提供了由庞青年儿媳担任法定代表人的金华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了双方合资公司的控股股东。
在青年汽车正式落户后,南阳方面也是积极支持、配合。
当地媒体报道显示,4月11日,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再次到访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要求高新区和相关市直部门要主动担当、主动作为,上门服务、提升效能,全力以赴加快项目建设,力争培育出千亿级的氢能源汽车产业集群。
当地政府要求,年内要落实完成氢能源大巴1000辆、氢能源物流车5000辆订单合同。从政府公开的采购信息看,南阳市已经向青年汽车采购了72辆单价120万元的燃料电池城市客车,成交总金额为8640万元。照此计算,要完成1000辆氢能源大巴的订单合同,南阳市总共需要掏出12亿元,这还不包括氢能源物流车5000辆的订单量。
细看之下可以发现,交付的燃料电池城市客车是由金华青年汽车供货,而洛特斯公司目前在南阳还只有“研发中心”,根本没有投资生产。
但庞青年和青年汽车并非第一次享受这种的热情对待。事实上,几乎所有此前已经烂尾的项目,在开始之初,当地政府往往都是报之以极度的热情和配合,要地给地,要资源给资源,要政策给政策,政府大开绿灯,甚至直接兜底。比如当年与鄂尔多斯的合作,青年汽车当时并未真正收购萨博汽车,便与当地政府签订了协议,获得了煤矿指标。
“汽车项目在地方招商引资中一向很抢手,特别是在欠发达地区。”一位在多个地区从事过政府招商工作的人士揭秘了青年汽车深受礼遇的谜底。“不仅仅是汽车,重工业项目都很吃香,因为往往都体量大,对解决地方就业,提升GDP的作用非常明显。”
青年汽车南阳项目的规划产能为:单班10万辆/年,三班30万辆/年新能源乘用车,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利税超百亿,可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这些数字无疑对前几年刚推出“龙腾计划”的南阳市充满吸引力。
南阳的“龙腾计划”是指:选择龙头企业,梳理主导产业链条,通过延链、补链、强链,整合完善产业链,努力形成龙腾南阳之局面。也是在“龙腾计划”推出后,南阳就曾投资100亿建设“巴铁”项目,这后来被证明是一个庞大的非法集资项目。
目前的情况发生了变化。
“水氢”舆论爆发后,南阳市立即表态,先称记者新闻写作不严谨,随后特别说明:“社会各界关注的40亿元投资就用于该产业园建设,由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拟通过市场化方式进行融资,目前项目尚未立项、没有实质性启动,不存在40亿元投资问题。下一步,将继续本着积极审慎的态度,对该项目做进一步可行性研究,严控风险,确保在资金投入方面不出问题。”
庞青年也出来埋怨,南阳市政府实际只支付了9800万元注册资本,目前40亿元资金未到账,而他和他的高管们已经几个月没拿工资,并且自掏腰包投入了很多钱。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则针对“水氢汽车”事件表示,截至目前,仍未收到青年汽车公司该车型的产品准入申请,该车型未获得产品公告。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目前这款车型不能生产销售和上路行驶。
庞氏青年的水氢汽车梦还能做多久,有待时间的检验。但很多事情,多看一眼,都会知道那是一个设定好了的局,有些人有些地方已经付出代价,但前赴后继者比比皆是,这又会是GDP提升冲动那么简单吗?

编辑:

本文标签: 水氢汽车庞氏青年
相关阅读